一线城市房价降温是假像?人民日报再谈楼市!

人民网 2016-12-26 09:41:26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明年,中国将进一步采取综合措施,因地制宜、因城施策,让旨在投资投机的炒房者知难而退,最终确保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一、人民日报再谈“炒房”

“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最近一段时间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这个最新定位迅速成为了海内外各界广泛讨论的话题。分析人士指出,今年以来,中国一些地区房价上涨过快、投机炒作特征明显,不仅容易导致金融风险上升,有损普通民众的幸福感,长此以往,亦不利于房地产业在实体经济中发挥积极作用。

明年,中国将进一步采取综合措施,因地制宜、因城施策,让旨在投资投机的炒房者知难而退,最终确保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二、炒房不利于实体经济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任兴洲指出,炒房容易使价格短期内暴涨,引发恐慌性购房,形成“房价—地价”轮番上涨的局面。房价如果严重背离了其自身价值和当地居民的收入水平,就会使房地产泡沫不断积累,不仅抬高了居民的生活成本,而且容易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进而对经济发展产生较大危害。

在任兴洲看来,一些炒房者短期内获得高额收益还将造成不良的示范效应,引导更多资本“脱实入虚”,对实体经济形成“挤出效应”,从而将对我国经济的整体竞争力提升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很多国家和地区,都不能容忍炒房行为大行其道。近两年,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我国香港地区都出台了一些政策措施,严格限制当地房地产炒作的行为。”任兴洲说。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系主任金煜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从短期和局部来看,供求决定价格,“低买高卖”可以为交易者带来差额受益;但从宏观和整体视角来看,“价格围绕价值波动”才是更根本的市场规律。如果炒作使得价格与价值显著失衡,就容易出现“市场失灵”。

“实际上,炒房者的预期一般是:热点城市生产率高、财富多,大量外来转移人口将持续迁入。但实际上这个预期一定能实现吗?一方面,房价过高会提升实体企业的成本,降低当地对企业的吸引力;另一方面,国家推动新型城镇化建设追求的是各地区均衡发展,而不是只让少数热点城市承担新增城镇人口。”金煜说。

三、中国一线城市房价降温是假像?

国家统计局19日发布的全国70个大中城市住宅销售价格统计数据显示,15个一线和热点二线城市房地产市场迅速降温,房价走势明显趋稳。与11月上半月比,11月下半月一线和热点二线城市中有9个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价格环比下降,降幅在0.1至0.9个百分点之间;2个城市环比持平;其余4个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价格环比涨幅均回落至1%以内。

如果在如此严厉的调控政策下,热点城市的房价仍然坚挺,就真的问题大了。现在的关键是,15个热点城市房价的企稳下降,是否就意味着房地产市场的平稳有序了呢?除15个热点城市之外,其他城市的房价又处于怎样的水平呢?去库存任务较重的城市,市场又处于怎样的水平和状态呢?如果调控政策退出,房价会不会继续反弹呢?等等。

显然,热点城市房价的降温,尚不是高兴的时候。因为,此前的调控,房价也都出现过不同程度的下降,市场出现过不同程度的降温。但是,调控政策一退,甚至没有完全退出,房价又开始快速上涨了。此次调控,要不是执热点城市失控,也不需要出台。原因就在于,房子已不是居住品,而是投资品了。只要是投资品,在供需不平衡、供小于求的情况下,就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价格上涨的现象,最终导致投资品价格失真。

眼下的房地产市场,就正面临着这样的尴尬。一边是,想购房的居民因为房价过高,买不起,一边是,有钱的人在疯狂地炒房,把价格越炒越高。而地方政府为了"土地财政"的需要,又顾不了居民有没有房住。这显然是非常严峻的现实,也是必须解决的矛盾。房子到底是投资品还是居住品,这个问题必须明确。

而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定位,综合运用金融、土地、财税、投资、立法等手段,加快研究建立符合国情、适应市场规律的基础性制度和长效机制,既抑制房地产泡沫,又防止出现大起大落。

"房子是用来住的",原本是非常浅显的道理,也是最基本的常识。可是,我们却用了十多年时间、经历了多次反复、付出了巨大代价,才似乎懂得这个道理。我不知道,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房子属性的明确定位,会不会成为地方政府的自觉行动,成为房地产市场稳定的基石。

因为,只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道理不能深入到各级政府的心里,融入到各级政府的工作中去,房地产市场就很难稳定,房价也很难平稳。这其中,房子不要成为利益的博弈场,成为少数人投资和投机的工具,房地产市场就一定能够稳定下来,房价也一定能够平稳运行。纵然偏高了,也会在市场的自动调节下,回归到理性状态。

有分析称,要管住“炒”,一是可以通过银行信贷政策加大“炒的负担”(提高贷款利率)、降低“炒的能力”(提高首付比例甚至不提供住房抵押贷款)。二是通过税收政策给炒房者“去动力”,比如炒的套数越多、交易越频繁,交易环节各税种的税率越高等。例如,正在酝酿中的房产税。

遏制炒房,不是中国一个国家在战斗,很多国家和地区,都不能容忍炒房行为大行其道。国际上,也一般都会对炒房行为征收比较高的交易税和资本利得税,识别的方式主要是看该住房是否为家庭的主要住房,以及住房持有期的长短。非主要住房、持有期在3—5年以内的,一般会面临比较重的税。近两年,加拿大、澳大利亚和中国香港地区都出台了一些政策措施,严格限制当地房地产炒作的行为。

就明年来看,中国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将呈现三大特点

一是加大一线城市的住宅土地供应,压制地王频出创历史新高;二是银行也该出手了,提高投机性购房的成本,打击高杠杆购房;三是大力搞活租赁市场,廉住房、公租房要全面建立起来,给漂泊异乡的奋斗青年提供一个稳定的住处。总之,“住房回归居住属性”才能有助于让炒房者知难而退。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